当前所在位置: 爱励志 > 摘抄 > 正文

余华活着好段摘抄200字

2020-05-22 摘抄 【 字体: 】 标签 : 余华,摘抄,好段 浏览量:706万

余华《活着》有感

余华的《活着》——动荡年代,人的命运不由自己掌控,生命是脆弱的,亦是坚强的。

小说《活着》情感细腻,人物个性鲜明,以黑色幽默形式阐释了主人公福贵从封建民国到文革直至改革开放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这一路他经历了由富裕变贫穷、由不劳而获到主动担负家庭、由被迫打战参军,到亲人相继离世,最终与牛孤苦一生的凄凉故事。福贵,在那个动荡年代,历经生死,看尽世间百态。《活着》看似写福贵的亲身经历,其实是在阐释一个时代,主人公身上被刻上了时代的烙印。从这本书找到了爷爷跟爸爸辈的影子,很生活化很真实,好像让现代人重走了一遍祖辈的路,历经了一遍他们的生活,相信每读完这本小说的人都能更懂得珍惜现在的生活。

余华的《活着》有点像莫言的《丰乳肥臀》,纯黑色幽默,看似不经意的笔调,会引你发笑,但笑后却是淡淡的凄凉忧伤。余华相对比较出色的地方是他特别擅长刻画人物细节,给读者很强的画面感。总之《活着》,绝对不是快餐书,会让你沉浸、反思,感恩……

文中经典语句:

家珍穿着水红的旗袍,手挽一个蓝底白花的包裹,漂漂亮亮地回来了。路两旁的油菜花开的金黄金黄,蜜蜂嗡嗡叫着飞来飞去……

文中主人公妻子家珍是个朴实,爱家庭的好女人。描写家珍回来的场景很赞,感觉地里的油菜,蜜蜂都跟着主人公的心情而变得愉快。

龙二从我身边走过时看了我一眼,我觉得他没认出我来,可走了几步他硬是回过头来,哭着鼻子对我喊道:“福贵,我是替你去死啊。”……

时代变迁,也是命运的变迁,悲惨的龙二。

有庆每天三次给羊送草去,到了天快黑的时候,他还要去一次抱抱那两头羊。管牲畜的王喜见他这么喜欢自己的羊,就说:“有庆,你今晚就领回家去吧,明天一早送回来就是了。”……文中多次描述有庆对羊的爱以及他与羊的互动,在如此动荡的年代,人心却如此单纯,单纯到去关怀生畜的生死,情感细腻。

“煮钢铁桶里要放上水。”大伙听了都笑,队长说:“放上水?你小子是想煮肉吧。”有庆听了这话也嘻嘻笑,他说:“要不钢铁没煮成,桶底就先煮烂啦。”……

煮钢体现了当时人们的愚昧。

等到再也没有什么可当柴煮米饭时,蒋委员长还没有把我们救出去……

蒋委员长不靠谱啊。

过了一会,我们看到春生怀里抱着一堆胶鞋猫着腰跑来了,这孩子高兴得满脸通红,他一翻身滚了进来,指着满地的胶鞋问我们:“多不多?”老全望望我,问春生:“这能吃吗?”春生说:“可以煮米饭啊。”……

战乱时期爷爷辈份的悲惨命运,不聪明不投机根本活不下来。

喜欢夜的黑,那是属于自己的时间,仿佛一切都慢了下来,安静独坐一隅,敲击键盘跳跃的字符所带来的温暖和踏实。

如果一个作家没有透彻的感悟,也写不出来让我们有灵魂震颤的作品来,我一直认为在文字的流淌中,抒发作者的是一种情怀,读一本好书,尤如和作者促膝长谈了一次,心灵的感悟与碰撞。

而每一部作品都是源于生活,余华先生所著的《活着》就是建立于一首歌的感动之上。当他听到了一首美国民歌《老黑奴》,“歌中那位老黑奴经历了一生的苦难,家人都先他离去,而他依然友好地对待这个世界,没有一句抱怨的话”而写,书中主人公福贵面对种种的困境,一个个亲人的离去,现实的残酷已经身心疲惫,读到这时我认为一个正常的人是无法坚持下去了,然而他依然坚强的活着,对世界乐观的态度,没有一句报怨的话,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他只是尽力完成他本就应该完成的事情,让我们明白,活着更多的是忍受,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用积极向上的态度对待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人的内心的强大超出我们的想象,没有不可能,只有你自己放弃了自己。

杨绛先生说: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福贵的一生在我们眼中是悲惨的一生,而在他的世界里更多是这就是生活,生活不管怎样对待我,我依然要坚强乐观的活着,与别人无关。

跨过去,不管是阳光还是黑暗,都是崭新的开始,去迎接一切生命所赋给我们的,正如福贵一样,面对一切,只为自己,在什么境况下,都不放弃,去承担,去忍受,不报怨,都要坚强的活着,只为活着的本身而活着。

余华活着读后感

活着,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却有着难以承载的厚重,不是tobeornottobe的哲学命题,也没有为什么而活,要活出精彩的励志思考,仿佛是5千年中华文明的历史积淀写就的华夏儿女在苦难中蜿蜒前行的民族烙印。平淡的叙事,跌宕的人生,作者为我们展示的主人公“福贵”一生悲惨的境遇令人唏嘘不已,甚至不忍直视。但是正如我们这个民族在无数苦难中表现出的坚忍和乐观,福贵就这样活着。这在西方人眼中可能不可思议,但与我们而言,它确有着残酷的真实性。有人可以把它理解为苟且,有人则给它贴上了劣根的标签,但当人类所有古老的文明都出现断代甚至消亡时,中华的文明却得以延续,这种植根于土地,植根于农田的文明所具有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生命力难道不值得记忆和传承吗?人类所面临的考验不仅来自大自然的无常和多变,更来自于由人类社会自身所制造出的动荡与纷乱。在历史滚滚的洪流中,有几人能成为弄潮儿,又有多少人的沉浮能够自我把控?面对“活着”这样一个简单而又凝重的命题,多数人交出的答卷也仅仅是“活着”。()早已窥破其中奥秘的上古先贤们从此将命理与儒道薪火相传,并最终变成了一个民族的DNA,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走到哪里都可以繁衍生息,但却始终难以称霸一方的原因。活着是一种诉求,也是一种人生观,它始于周而复始的苦难,却也造就着苦难的轮回,没有民族的牺牲和反抗也许很难跳出这样的轮回,我们的祖先经历了多少的磨难和挣扎才做出如此无奈的选择,这究竟是智慧还是奴性,恐怕也很难轻易地给出定论。历史浩瀚、人生短暂,人究竟为何而活、怎样去活始终是令人纠结的千古难题,然而唯有活着才能思考,才能继续。是烈焰燃烧、百炼成钢,还是细细潺流,滴水穿石,在灼热与宁静、富贵与平安的选择中,中国人往往会选择后者,这种文化上的取舍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世界的融合,面对列强的环伺,强权政治和狼性文化步步紧逼,生存的空间将会不断受到来自各方的挤压,活着,谈何容易!余华的小说拨开了所有的粉饰,让我们如此清晰地看清血淋淋的疮疤,也触发我们去反思面对苦难我们是该继续的坚忍,还是要去尝试挣脱历史赋予我们这个民族的宿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