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好段加出处和作者

时间: 2020-09-27

 谢谢主席,再次代表反方四位辩手问候到场各位:对方辩友的言辞似乎有些问题。1您方刚才的论证无非是想用“莫以出身论英雄”来迷惑场下观众。试问您方,难道我们今天是在讨论以何者论

摘抄好段加出处和作者

 

谢谢主席,再次代表反方四位辩手问候到场各位:

对方辩友的言辞似乎有些问题。

1您方刚才的论证无非是想用“莫以出身论英雄”来迷惑场下观众。试问您方,难道我们今天是在讨论以何者论英雄吗?不是吧,且我方自一辩稿立论至今,一直在强调出身不等于出处。刘邦和李自成出身相同,欲知为何一个成为英雄一个未成英雄,不正应该探求二人出处的不同吗?莫问出处,又如何知晓地痞如何成了皇帝呢?又如何知晓民心所向的闯王为何迅速败北呢?莫问出处,难道我只学刘邦当皇帝后如何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吗?

2您方一辩告诉我们说问出处弊大于利。一问出处,就可能会以出处论英雄。由此还可能盲目模仿英雄不好的出处,但真的如此吗?难道我们连一点起码的判断能力都没有吗?这之间有何必然的逻辑关系,您方还没有向我论证呢。您方先给出一个虚假的前提,有给出一个如果的结论,又如何论证您方观点呢?

3您方还告诉我们出处不好找。难道今天,不好找出处是莫问出处的理由吗?今天您知道高考很难搞,但您因此而放弃了吗?退缩了吗?英雄的出处诚然无法百分百的还原,但哪怕我方能还原出一百个出处中的一个出处,是不是就比您方学习的更多呢?

我方坚持认为:英雄亦问出处,理由有三:

1亦问出处是为了还原真实的英雄。莫问出处,我们将永远无法透过光环辩证的看待英雄真实的一面。英雄并非完人,问清出处,真实定位,认识才更加理性。况古人为尊者贵,结果确实神话英雄。刘邦自称赤帝之子,朱元璋出生时满屋奇香。将英雄的成就视作天命而为,难道真实吗?司马迁究天人之际,察古今之变。上下求索是为求真。愚以为,当今更要求真。问清出处,真实定位,只有明白英雄是人不是神,明白其为何是英雄,才是对英雄真正的尊重啊。

2亦问出处,方知道英雄是从人民群众的土壤中成长起来的。众所周知,任何英雄的成长都离不开社会的推动和人民的支持。若只记英雄,莫问出处,那么中山先生背后的七十二烈士怎会被我们知晓莫问出处,人民英雄纪念碑中的无名英灵又如何被我们铭记?莫问出处,人民群众的作用又如何被大家重视呢?只有问清出处,看清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方能明白每个人都担负着历史前进的重责啊。

3亦问出处才更利于我们学习英雄。今天您方说问出处没意义,那么历史学家倾尽一生心血去还原一个英雄的出处,都没有价值吗?莫问出处,当代英雄的出处将由何人来书写呢?舜发于犬亩之中,傅越举于板筑之间,百里奚举于市,孙叔敖举于海。英雄可以不问出身,但若不知其奋斗的历程,又如何向其学习呢?

亦问出处,我们才会知道英雄并非天生,而是由人一步步走出来的,我们不能只看到英雄的铮铮铁骨,只有明白这钢铁是如何练就的,方能踏出一条成为自己英雄的康庄大道。

谢谢。

亲情如风,轻轻柔柔,吹起无边绚烂;亲情如水,水声潺潺,细细地流进心田;亲情如歌,温柔婉转,动听得路人皆叹;亲情如诗,豪放大气,使得无数儿女皆感叹……其实亲情不必追根刨底,也莫须问从何处来。它是你的财富,你的一切。

你何从想过,当你呱呱落地时,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拥有的东西就是亲情。当你牙牙学语时,所有呵护你的人也都给予了你最珍贵的亲情。当你在学习、生活中第一个教育你的人在向你展现最美丽的亲情。在你工作中遇到的人际问题时,指点你的人在默默诉说着的是最深沉的亲情。亲情不像友情那样热情,也不像爱情那样甜言密语,更没有师生情那份敬重与敬仰的距离,它看似平淡,实则是难以言语的感动。

千百年来一直在人们嘴里诉说的亲情莫过于母爱了。母亲的爱博大宽厚,却又体贴细腻,可以说是无处不在。母爱既可以惊天动地,也可能让人难以察觉。所有母亲付出过的一切都是从来不抱怨的,嘴里念叨的只是儿女的全部。可儿女又怎样对待自己的母亲呢?或许大家又要沉默了。因为母亲一点一滴的付出和广大儿女的回报都不成正比。甚至从来都没有在意过这些付出,这或许是中国式教育的悲哀。懂得做人应该先懂得怎样去感受爱,怎样去爱别人。因为这是最珍贵的一份亲情,不要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其实亲情并不在大小,一件小一事、一个片断、一段话、一个动作都能体现出母亲对你的关怀。所以我才感叹,所以我在歌颂,所以这情不问出处也能让任何一个人感动。

亲情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操劳;亲情是“己得自解脱,当复弃儿子”的无柰;亲情是“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的想念;亲情是莫问出处的深沉的爱;亲情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作者究竟在第12段中具体阐述了什么?它在全文中该有怎样的地位?

显然,作者是分三层阐述的,第一层:举例归纳论证了不论国别人种阶级,秋之于人总是一样的能特别引起深沉、幽远、严厉、萧索的感触来的(秋味的普遍意义);第二层:中国的文人,与秋的关系特别深了(秋味的中国特色);第三层:秋的深味非要在北方才感受得到底(典型秋

味的渊薮)。作这三层论述,至少彰显出两大信息,其一它显豁昭示:

前者所谓景中之情“特清特静特悲凉”并仅非作者个人的心境,所谓清、静、悲凉的感触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因此该文当然就不会是所谓情景交融的抒怀之作;其二,论述的三个层次,层层推进,层层剥笋,有力揭示了中国典型秋味文化的渊薮。反观1-11段,两相比较,第12段无疑处于居高临下之位,具有警策全文之功。由此可以认定,1-11段尽管是写“饱尝秋味”,其地位也不过是为后者的议论作层层铺垫。前者为宾,后者是主,主宾关系分明了,行文思路之结也便劈开了,对该文题材及主题的认定也便有“洞穿复杂是简单”的轻松之感。

局部与局部的关系理顺了,整体思路也便清了,主旨自然就明了。

归并该文段落可知:1-2段对比反衬突出故都秋味的总体特征(特别地

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而非“清、静、悲凉”);3-11段作者选取寻常巷陌中的平凡小景进行描绘(赏玩秋味),旨在突显故都秋味的特点;12段层层揭示中国之秋的文化渊薮;13-14段表达赞美眷恋之情。由此观之,主题便可初定为描写文化之秋,揭示文化渊薮,饱含眷恋之情。其中暗含着解读的指向———文化。

猜你喜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20 爱励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