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好段摘抄加评论

时间: 2020-11-22

 在红楼梦一书中,每一字、每一句都十分值得斟酌细思。文中揭露了上层社会的骄奢淫逸,而字句中对那些不知世事的闺中女子又给予了深深地哀叹。我听一个老师说,看了红楼梦,写作能力会

红楼梦好段摘抄加评论

 

在红楼梦一书中,每一字、每一句都十分值得斟酌细思。文中揭露了上层社会的骄奢淫逸,而字句中对那些不知世事的闺中女子又给予了深深地哀叹。

我听一个老师说,看了红楼梦,写作能力会大大提高,所以我觉得在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中《红楼梦》是可以读多次,而每次感受都不一样。

第一次看《红楼梦》是在读高中时,当时看书

当我读完《红楼梦》时,几乎发了半晌呆。书中红楼女孩子的凄惨结局,令我怆痛极其,宁荣二府从“金满箱、银满箱”到“陋室空屋”的惊天巨大变化使我禁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真好像“呼喇拉大厦倾,灯惨惨傍晚近。”

《红楼梦》中的一切都是那末让人心酸,合讲授新课本,我感到我离红楼儿女的故事是多么的很远。我沐洗在党的春天的风中,生存在新中国,我是多么福祉啊!

《红楼梦》的叙事学分析

(叙事者:隐含作者;叙事者干预;不可靠叙述;视角与方位;叙述分层)

摘要:《红楼梦》作为我国古典小说的最高峰,小说不仅在人物塑造、情节安排以及整体结构上有着高超的技艺,在叙事上同样有着难以超越的技巧。本篇论文主要通过对《红楼梦》文本的研究,从叙事学角度对其进行分析,主要包括叙事的隐含作者、叙事的可靠性以及叙事的视角和方位三方面。

关键词:《红楼梦》隐含作者叙事可靠性视角方位

《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它集荣耀与一身的同时也集争议与一身,关于它的争议,不管是作者还是主题甚至到人物形象,几乎一直没有停止过,但也一直没有定论。

一、叙事隐含作者

作者在叙述故事的时候,通常会想象另一个人来帮作者叙述故事情节,从中来表达作者自己的一些观念、思想、价值观等等,被想象出来替作者说话的这个人一般情况都是作者的代理人,即作者的“第二自我”,从某种意义上说,“第二自我”是作者通过作品的写作创造出来的一种人格,这样一种支持作品的价值集合的人格被现代文学理论称为“隐含作者”。因为他是从作品的内容和形式中推论归纳出来的。一百二十回合的《红楼梦》虽然成书于两个人,但后面的作者几乎是延续着前一个作者思想脉络进行创作的,因此,《红楼梦》的隐含作者仍然只有一个,并且具有前一个作者即曹雪芹的观念、思想和价值观。

《红楼梦》的隐含作者首先具有的是反封建道德观的人格。小说塑造的主人公贾宝玉就是一个反封建道德的典型,在学习上,他不爱封建传统的四书五经,喜欢在内容和形式上更为丰富的知识;在对待男女关系上,他公开反对封建道德观所宣扬的男尊女卑的思想,反而认为女儿才是真正尊贵的,而男子确实污浊之物;而对于自己的爱情问题,贾宝玉更是不愿选择家长们给他安排好的封建淑女薛宝钗,厌弃“金玉姻缘”之说,他爱的是与他心心相印,有共同志趣的另一个封建叛逆者林黛玉,虽然这样一段至纯至真的爱情被封建道德观所扼杀,但这并没有影响隐含作者反封建道德观这一人格。

从文本可以看出,《红楼梦》的隐含作者还具有佛教和道教相融合的思想品格。小说中有两个个人物至关重要,那就是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每每事情发展到了人力难以挽回的地步时,他们总会出面化解,然后令事情峰回路转。如第十二回合,王熙凤毒设相思局,治得贾瑞拖一身病,眼看就要归西,此时来了一个道士与了他风月宝鉴。在第二十五回,在宝玉和凤姐双双遭了赵姨娘的道,中邪命悬一线之时,一个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化解了二人的邪祟。除此之外,小说多处可见色空思想,《好了歌》说好即是了,了即是好;甄士隐与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乃是告诉世人,人从虚无中来,也终将会归于虚无;木石前盟与今生还泪是承认佛家的因果轮回之说。

二、不可靠叙事

小说的叙述语言讲究反讽,非径情直遂,这通常让小说的叙述者与隐含叙述者之间的观点呈现不同,甚至相反的情况。《红楼梦》小说的叙述者与作者的第二人格之间是存在一定差距的,因此,小说有大量的叙述是不可靠叙述。

《红楼梦》的隐含作者对宝黛的恋爱是抱同情的态度,而《红楼梦》的叙述

者却不然,他不愿意在情节问题上表态,因此他用“反话”评论来取得一种平衡。这样的一种评论,我们可以称之为反讽式评论,它是评价性评论的一种亚型。叙述者与隐含叙述者不一致的情况,早期的脂砚斋和戚寥生等评论家已经发现,他们在评论《红楼梦》时,常用“所言非所指”,“小心被作者瞒过”等这类反语提醒读者,有些情节的叙述与作者真正要表达的是不一致的。

小说在塑造贾宝玉这个人物形象时,用两首《西江月》对其进行描述:

猜你喜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20 爱励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