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知生存哲理

时间: 2021-03-10

 失去方知珍惜有时,我好希望自己傻一点,那样,就不会有太多的烦心事了,就可以"埋首苦读"了,有时,我好怀念小的时候,那时,是多么的快乐,多么无忧无虑,同学之间决无虚假,一切

方知生存哲理

 

失去方知珍惜

有时,我好希望自己傻一点,那样,就不会有太多的烦心事了,就可以"埋首苦读"了,有时,我好怀念小的时候,那时,是多么的快乐,多么无忧无虑,同学之间决无虚假,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

第一章天凉好个秋(一)

课上偷偷地婆娑起浅浅翻书声……

不动声色地环顾了四周,在朗朗晨读间惬意地翻开《郭敬明文集》,淡抹起烟蔼迷迷的诗句,为深夏平添了几分凉意:

梦里过客笑眼忘,望回廊,秋冬藏,人世短,人间长。

倘佯在郭敬明的诗中,是玄虚平凡的华丽伤痛,而我却幸福地咀嚼,忘却了时光的流梭。直到脑袋微懵般疼痛,才挣脱了幻境的束缚。

老师一本正经地敲打着黑板,一面拿着我的书,另一面在黑板上留下斑驳的字迹:“方知晓。”

秋叶流失,勾勒起空洞的人影,脑中的疼痛暂时地收拢,嘈杂的知了鸣声戛然而止,秋将来夏渐去。

“大家好,我叫方知晓。”空洞的眼眸散落了满地的苍凉,原本笑意盎然的话语被冷漠的喑哑所包裹,仿若秋月柳刀划伤了夏末的喧嚣。

时间仿若刹那,我回味在凄凉的声音中不能自拔时,老师已将批评的论调画上了圆满的休止。

老师踱着沉重的步伐,像是走向英雄冢般慷慨壮烈,赋壮词:“知晓,就坐这吧!”并用眼角昔日的伤疤狠狠瞪了我身旁座位。方知晓好奇地瞥向我,我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她。

她向老师微微点头,走向我,我的脸被羞辱感染红了片刻,身后阿亮笑声徐徐:“怎么,盯着美女害羞了?”

“唉,你的名字真的很搞笑饿。”我找到了茫茫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然后向阿亮竖起中指。

“我小名叫秋。”她好奇得像出生的小老鼠,却又像黑猫般神秘而高贵,阿亮刚想说话,铃声突然响了,我在虔诚地在心中默默拜了三拜,学校闹钟平时总不准,这次可真是及时。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这一天度日如年。命运的罗盘似乎将我指向了无尽的悲哀,之后几乎没对秋说一句话,我还答应请阿亮吃烧烤才躲过一劫,我也明白了“好人有好运”这句话的真实性。秋成绩好的没话说,与我形成柏拉图式现实与渴望之间的颠覆式反差。

我静静地躺在床前,回想着秋的一举一动,沉浸在华丽藻饰下凄凉的内涵,仿佛想到了童年时期,幻想飞到天涯的尽头,发现一大片糖果海洋般的满足……

忽然,敲门声响了。我莫名哀叹了一声,慵懒地开了门。

“妈!干嘛饿?”表情很是僵硬。

“你生病了?没事吧……”妈妈又开始唠叨了。

“没事啦,没事我就睡了,别再敲门咯。”

妈妈用力敲了我下额头:“死小子,明天就立秋了,记得吧电风扇关了。”

……………………………………

时光流逝,继续沉浸了一会,又轻翻起《郭敬明文集》:

默默蝉声藏,转眼夏季忙。秋叶满江水,竹笛又苍凉。

夏天的无休止终于休止,秋的苍凉是否仍旧苍凉?我不愿想。

夜半,清角吹寒,我今只能感叹:天凉好个秋。

非洲纳米比亚沙漠的南部,几乎永远不下雨,并且酷热难耐。干旱、酷热的环境,让生命望而却步。这里几乎成了生命的禁区,很多植物无法生存。但是,这里却生长着一种被当地人称为箭袋树的植物。

水是生命之源。在终年干旱、酷热的沙漠里,箭袋树几乎得不到水分的补充,要生存,就要用许多办法来贮存水分,尽量减少水分的蒸发。它们把水分涵养在肥厚的叶片里,潜藏在膨大的枝芽里。它们的叶片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外皮,而且皮孔的数目极少,以将水分蒸发减到最少。同时,它们又在树枝上覆盖了一层明亮的白色粉末,用来反射阳光。但是,这些办法还是远远不够的。箭袋树要生存,就得呼吸,呼吸就不可避免产生水蒸气。水分一旦蒸发,它们必然会干枯而死。

水分的蒸发量大于补给量,箭袋树必死无疑,但沙漠中却仍可看到箭袋树坚强挺立的身影。人们对这个有悖生存常理的结果惊叹不已,并终于发现了它们死中求活的秘诀——截肢。每到干渴欲枯、生死攸关之际,箭袋树就会突然自断肢体,无数正在生长的枝叶,纷纷断离树干。这些伤口立刻会被牢牢封闭,只留下刀削般平滑的疤痕。

在绝境中顽强生存,有壮士断腕的勇气,选择勇敢地舍弃生命中的多余部分,是箭袋树的生存秘诀。面临绝境,人应该像箭袋树一样,不抛弃,不放弃,勇敢、乐观地活下去。

猜你喜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20 爱励志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