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的英语故事

时间: 2020-09-17

 我知道自己在高中时化学和数学都学得很差:我感觉这两门课都很枯燥和复杂。但是英语也没能考个好些的分数,就让我很是失望,因为我喜欢这门课。我本想把英语学得出色一些,结果还是失

哲理的英语故事

 

我知道自己在高中时化学和数学都学得很差:我感觉这两门课都很枯燥和复杂。但是英语也没能考个好些的分数,就让我很是失望,因为我喜欢这门课。我本想把英语学得出色一些,结果还是失败了,这让父亲更加肯定地认为,我的真正才干也许只有在当了裁缝时才会显露出来。

处处留心皆学问我是父母唯一的儿子,也是最应该继承父亲在新泽西州大洋城的裁缝店的人——那是我父亲的祖辈们从拿破仑时代的意大利传下来的宝贵手艺。我课余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给学校当记者,而且在高中三年级时的成绩又下降了,父亲就越发坚持让我把时间花在他的工作间里。他让我学裁剪和怎样缝裤腿、开钮扣孔。

他说,当裁缝至少是一个让我可以活命的“铁饭碗”,并且重复着我说过的一个愿望:“你不想高中毕业后到巴黎住吗?”其实我知道,即使到了巴黎,也不过是在我大伯的公寓中的一间客厅里住。大伯在1911年时离开了意大利,在巴黎开着一间红火的裁缝店,很多名人都是他的顾客,我可以到那里当学徒。

但是,我看着父亲干活,觉得当裁缝是件无聊、费时而又要求很高的事,父亲一针一线地缝着每一件衣服,在缝一件丝绸或毛料衣服时,他要用手指感觉出针的走向。如果他觉得衣服做得不够完美,还要把它拆了重新做。

我从没想过要当一名裁缝,但每当父亲提到巴黎的时候,我还是恭敬地听着。在有一次我认真地写了一篇关于《纽约时报》的发行人和元老级人物阿多夫·奥克斯的论文后,父亲更是不厌其烦地念叨着我的英语成绩——我那篇论文后来只得了个B——。

B——不是老师给过我的最低的分数,我得的多数是C,有时甚至是D。有一次在一篇关于《哈姆雷特》的作文中拼错了莎士比亚的名字后,我甚至得了个F。那位女老师批评我的作文写得太“啰嗦”而且“拐弯抹角”,有时候她还会用红墨水给我写下评语:“语法!语法!语法!”

美国没有哪位裁缝会比我父亲更加推崇奥克斯的了。1920年移民至美国后,父亲每天都会阅读《纽约时报》,通过借助词典,读报扩大了他的词汇量。所以每当他因为我没考好英语而替我失望时,我都会以没时间读报来为自己找借口。

奥克斯本人就是在没有老师鼓励的情况下开始他的事业的——他在上学时也是成绩平平,但在后来的生活中显露出了他的才华。

父母和我还有我的妹妹住在我们商店的顶楼里。虽然家里有宽敞的厨房和餐厅,但我的母亲是她们那代意大利籍美国人中少数不愿下厨房的一个。相反,她是个事业型女人,一位把老顾客视为最好朋友的商业家。

她会在她的女装店里招待顾客,她经常打发我去杂货店给她们买汽水、茶或冰激凌,好像这些人就是她家里的客人一样。她会和她们进行私人交谈,从而赢得她们的信心和信任,或早或晚地就能够说服她们买下大部分她建议的衣服。

我母亲的服装店满足了那些追求品味却又精打细算的女人的需求,这些人当中有牧师的妻子、银行家的妻子、桥牌爱好者等等。这是些戴着白手套的女士,她们一边一件件试着衣服,一边谈论着各自的生活。

WhenHenryforddecidedtoproducehisfamousv-8motor,hechosetobuildanenginewiththeentireeightcylinderscastinoneblock,.

Fordsaid,“Produceitanyway.”

“But,”theyreplied,“It’simpossible!”

“Goahead.”Fordcommanded,“Andstayonthejobuntilyousucceed,nomatterhowmuchtimeisrequired.”

T:“impossible!”

Attheendoftheyearfordcheckedwithhisengineers,andagaintheyinformedhimtheyhadfoundnowaytocarryouthisorders.

“gorighthead,”saidford,“Iwantit,andI’llhaveit.”

Theywentahead,andthen,asifbyastrokeofmagic,thesecretwasdiscovered.

Theforddeterminationhadwononcemore!

Thisstorymaynotbedescribedwithminuteaccuracy,’llnothavetolookveryfar.

Henryfordwassuccessful,.

亨利福特在要制造有名的v8汽缸引擎汽车时,曾指示他手下的工程师着手设计一种引擎,要把八个汽缸全放在一起。设计的纸上作业完成了,但是工程师们都异口同声地跟福特说,“要把八个汽缸全放在一起,压根是不可能。”

福特说:“无论如何都要做出来。”

他们又回答:“但是,那不可能啊!”

“动手做。”福特一声令下,“不论花多少时间,做到交差为止!”

工程师只得着手去做。如果他们还想呆在福特的公司里讨生活,就别无他途可行,值得去做。过了半年,没有动静。又过了半年,一样没有半点进展。工程师们试过了所有想得出来的计划去执行命令,结果仍然是:“不可能!”

过了一年,福特的工程师们都没有进展,他们再次告诉他,他们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的指示。

“继续做,”福特说。“我要八汽缸引擎,就一定要做到!”

他们继续努力,然后仿佛如有神助似的,做法出笼了。

福特的决心又打赢了一仗。

这个故事也许说的不够详尽,但是故事的内容却都是“如假包换”的。要想致富的你,从这个故事可以推算出福特百万家财的秘密何在。务须舍近求远,就在眼前。

英语行业的创业传奇故事一:李阳的疯狂英语他曾说:“我愿意做靶子,让别人攻击我。”他曾说:“我要让中国人赚外国人的钱。”他曾说:“我热爱丢脸。”

李阳站在那里,挥舞着双臂,扯起了喉咙,像个摇滚明星。他又一次看到了千百双手在面前舞动,又一次听到了千百个声音在身前呐喊。

6月20曰,过两天就满30岁的李阳第一次在上海传播他的“疯狂英语”学习法,他是来征服这座城市的。

他在台上慷慨激昂,招惹得台下群情激奋。一位被男朋友硬拖来的女大学生忍不住轻声嘀咕说:“他是谁,这么狂?”李阳居然会英文?

大学二年级,面临英语六级考试时,只有几个月了,可是他的成绩是在班上倒着数的。他一向不是一个好学生。在知青父母的严逼下,他居然考上了西北的重点大学――兰州大学工程力学系。那时的李阳优哉游哉,披着长发,外表很异类,成绩很差劲。李阳回忆说,“我找不到我的目标,我很迷茫。”

还有几个月就要六级考了,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发狂的念头:在这几个月里,快速提高英语。他的方法就是背六级考题。当时,他和班上最有毅力的同学约定一块背。那位同学的说一不二在全校是出了名的,他曾创下过四年大学每天都夜自习的纪录。这位仁兄现在是美国的博士后。李阳扯上他,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个“监工”,防止自己半途而废,因为在这之前,他曾下过无数次决心,基本上第二天就放弃了。

寒冬,朔风。“兰大”的烈士亭旁。李阳和他的伙伴穿着军大衣,拖着大头鞋,顶着风雪,扯着嗓子喊英语句子。他们决定每天喊两小时,历时秋冬两季。刚三天,他就打起了退堂鼓。要不是和同伴有约定,恐怕他就坚持不下去了。可喜的是他的努力很快就见效了,才十来天,就有人对他说:“嗨,李阳,你英语听上去好多了。”尝到了甜头的李阳对于自创的学习方法有了信心,他开始相信被别人视作“发疯”的方法是一条捷径。

整整4个月,他的口袋里装满了抄着各种英语句子的纸条,一有空,他就拿它们练习“嘴部运动”,用他的话来说,要把自己的嘴练就成“国际肌肉”。为了训练听力,他和同学隔开60米模拟同声翻译,在当时,只是为了向自己挑战,后来才听专家说这碰巧正是最道地的翻译训练方法。4个月下来,他复述了近10本各种类型的原版英文书,六级考试题更是熟得脱口而出。舌头不再僵硬,耳朵不再失灵,他从不停的“动嘴”中领悟到:自己正在经历着最原始的母语学习过程。英语作为一种语言,如果不去说,怎能叫“语”和“言”呢?

六级考试揭榜了,他用了50分钟就交卷并获全校第二名(第一名后来参加了李阳的口语培训班),随即又在全校演讲比赛中夺魁。“兰大”为之震动,师生们奔走相告,全系专门开了表彰大会,学校还特地颁发了奖状,挂在了系办公室,特别风光,让李阳着实露了把脸。

他能学好英语不仅让自己吃惊,更让别人大吃一惊。后来,他在北京撞上了高中的同学。那人还瞪着他说:“李阳,你就是‘疯狂英语’李阳”,那人笑得直打跌,“你居然还会说英文?”

仅次于死亡的可怕经历李阳创造英语“奇迹”的消息不胫而走,熟悉的,不熟悉的,都缠着他讨教经验。于是,一得意,他就产生了开个讲座,把自己的方法广而告之的念头。

这个决定对于当时的李阳是个莫大的挑战。因为别看他现在口若悬河,伶牙俐齿,小时候的李阳极其内向,甚至初三那阵子,他为了治疗鼻炎而去理疗,电极漏电了,他都硬忍着不吱声,疼得浑身出汗,衣服都湿透了,等医生发觉,电极已在他脸上烫下了一个伤疤。

等上了大学,李阳愈发觉得内向是自己的大敌。为了打败这个宿敌,他又一次“狂性大发”。他蓄起长发,还特地戴上耳环,在兰州街间招摇过市(请想象一下,这可是80年代末的兰州)。过往路人无不侧目,李阳又一次被别人当成了疯子。

然而在数百人面前演讲可不是闹着玩的,对于李阳而言,“丢掉羞怯”的考验才刚刚来临。为了超越个性,他把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在校园公告栏贴了张榜子说:李阳将于某月某曰在某地演讲,讲讲是怎么在四个月里由英语考试不及格变为全校第二名的。而在演讲前几天,他把所有的同寝室的同学都变成自己的听众,对着他们他一遍又一遍地练。在不断的临阵磨枪中,他把自己四个月来的实践加以总结。他发现相对于传统的英语学习而言,自己的方法注重的是口语,讲究的是句子。他开始反省以前教学中的记语法和背单词,认为它们正是造成中国人“学习英语十载,依旧有口难言”的罪魁祸首。他质问说:“英语为什么要分成口语、听力、阅读和写作?难道我们教孩子学习汉语时,也会一样样分开来教,会说,‘啊,孩子一岁了,该让他练练听力了。’”

准备是准备了,可李阳对第一次公开演讲,心里实在是没谱。为了表示隆重,他特地穿上了中山装。可是当晚,他紧张得吃不下饭,胃里像打了结,直想呕吐。最后一刻来临了,朋友们在后一推,他差点绊倒在台阶上。

前十分钟,他站在台上,口干舌燥,很尴尬。慢慢的,他的疯狂理念征服了台下近三百名听众,他们鼓掌认同,而李阳也越讲越溜了。

猜你喜欢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20 爱励志 版权所有